bet365博九游戏

摘要:商用进程、技术实力、应用成熟度、产业链强壮度四维度解析全球5G发展格局

5G即“国策”,在全球不少主要经济体中,5G都已被上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政治和商业领袖们看好5G成为促进全球经济下一轮健康增长的重要引擎。

当全球经济和社会来到“后互联网时代”,与AI、云计算、大数据等相比,5G是一个更加看得见、摸得着、有盼头的经济引爆点,并因此成为各国竞相发力的焦点;与此同时,对全球科学家和产业界来说,5G又像一个玄妙的保险箱,人人都希望找到5G的正确打开方式,而不是笨手笨脚地搞砸一场盛宴。

所以,对来自全球经济体的5G竞争来说,这并不是一场大干快上就能成功的军备竞赛,找准5G和各国经济的契合点,量身定制适合自身发展的5G战略,才是真正决胜5G的关键。《IT时报》将全球划分成中国、美国、欧盟、日本、韩国五大经济区块,来看全球5G争霸过程中百舸争流谁能更胜一筹。同时,中美日韩欧的5G发展进程中,也能从侧面反映出当下各经济体面临的复杂形势和对未来经济发展的积极和乐观程度。

IT时报记者  钱立富   王昕  孙妍  戚夜云   图  东方IC   

中国:从“旁听生”到“主力军”

“1G空白、2G跟随、3G突破、4G同步、5G引领”,这句话很多人都听过,非常贴切地概括了数十年来我国在移动通信领域实力和话语权的提升。站在5G的大门口,中国通信业的速度只会越跑越快。

【商用进程】:试商用,只有一张纸的距离

为了争抢5G商用“全球第一”的名号,美国和韩国运营商可谓是铆足了劲,费尽了心思。

虽然中国运营商没有急于捅破那层“窗户纸”,但是中国5G步伐并不慢,甚至可以说很快,已经在多地展开了网络试点和应用部署,离试商用只有一张许可证的距离。

中国电信已经建成了全球第一张以SA为主、SA/NSA混合组网的5G跨域规模试验网,在北京、雄安、上海、深圳、杭州等17个城市开展5G创新示范试点。也是今年4月,中国联通在上海召开了5G创新发展峰会,发布了自己的5G品牌,并且宣布在北京、雄安、上海等7城市实现5G网络城区连续覆盖,在33个城市实现热点区域覆盖。中国移动则提出实施5G+计划,根据中国移动今年2月份的表态,将在2019年启动多城市的NSA规模部署,同时加速推进SA端到端产业成熟。

【技术实力】:深度参与标准制定,贡献最多5G专利 

 今天中国通信业的巨变都是从没有丝毫话语权的“旁听生”开始的。“1998年我去芬兰参加国际标准组织的一个会议,看到有中国人来,与会人士都很惊奇。”中国移动研究院副院长黄宇红接受央视采访时说,“当时我们只是‘旁听生’,只是在听,也不知道怎么去提我们的要求。”

现在,有了沧海桑田般的变化,中国不再是“旁听生”,是5G标准制定的主要参与者,是5G产业发展的引领者。

作为5G性能标准制定中唯一来自运营商的主席,中国电信主持了5G基站基带性能的技术讨论和标准的制定,负责全部673个测试例的性能收集和校验,并牵头组织3GPP官方技术标准的撰写。在5G基带性能领域,中国电信的提交提案数量在全球所有运营商中位列第一。

在5G专利方面,中国也处于领先地位,中国企业的话语权不断在提升。根据中国台湾研究机构NARlabs统计,4G时代,华为、中兴拥有的4G LTE专利数排名第三和第七。到了5G时代,情况发生巨大变化,根据德国专利数据公司IPlytics今年4月发布的5G专利报告,中国企业申请的5G通信系统SEPs(标准必要专利)件数占全球34%,傲居全球第一。其中,华为更是拥有15%的SEPs,为世界5G专利龙头。

【应用成熟度】:5G赋能,行业应用探索百花齐放

5G不同以往,5G是首个应用驱动而非技术驱动的通信技术,正是基于应用驱动的导向,才有了5G的三大方向,即高速率、低时延、广覆盖。

5G打开了产业互联网的大门,其经济规模不亚于目前的消费互联网,甚至更大。“运营商不能只局限于网络开发者的角色,只是将自己的网络能力打包卖出去,而应向价值链上层攀升,做业务使能者、应用创造者。”爱立信东北亚区首席市场官张至伟表示,业务使能者型的运营商是在自身网络能力的基础上构建平台,向开发者提供网络能力;应用创造型运营商是在已有的网络和平台基础上,直接端到端向用户提供某项应用。

中国运营商也充分意识到5G不同于以往,更加重视开放合作,打造产业链生态圈,来推动5G应用走向成熟。比如说VR,国内运营商已经在这方面进行了大量实践,中国电信利用5G+VR直播央视春晚、《东方风云榜》音乐盛典、“上海半马”比赛等。再比如5G和医疗的融合,运营商也在积极尝试。借助中国移动的5G网络,安徽医科大学二附院医学专家为数百公里之外的石台县人民医院开展的两台腔镜手术进行实时精准指导。

【产业链强壮度】:技术和政策双驱动,日趋成熟和强大

如今,中国5G产业链的实力已已经大为增强,大部分环节都可以实现国产替代。

天风通信团队的研究报告认为,中国具有最完善的通信网络产业链,包括光纤光缆、温控、电源、天线、滤波器等等,中国几乎可实现国产替代,但是在上游核心芯片和元器件领域,美国的实力依然十分强大,中国及欧洲、韩国、日本等在该领域缺乏足够实力。

在5G终端方面,中国势力更胜一筹,华为、中兴、OPPO、vivo、小米都已发布了5G手机,而美国的苹果公司还并未推出5G手机。

发展5G已经被提升至国家战略的高度。去年底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明确提出将“加快5G商用步伐”作为2019年重要工作。目前,北京、重庆、江西等地均出台了5G专项规划,上海也将出台加快推进5G网络建设和应用的实施意见。这些措施将为5G的发展,包括基站建设、应用培育和推广乃至资金支持等带来积极效应。

日本:5G之路始于奥运

“对日本来说,5G是国策。”野村综研(上海)咨询有限公司产业咨询总监陶旭骏认为,日本政府对于5G的重视程度丝毫不弱于中国和美国,与其他国家和地区不同的是,日本有自己独特的国情,日本期待利用5G、AI、大数据等相关技术来缓解人口老龄化、产业空洞化、金融机能低下等迫在眉睫的问题。日本期待2020年东京奥运会成为本国经济再次腾飞的转折点,日本5G将在奥运之前全面商用。

【商用进程】:2020商用,2022全覆盖

以NTT Docomo为首的日本运营商将本国5G正式商用定格在2020年春季。2019 年4 月日本总务省公布对日本营运商5G 频谱分配结果,日本传统的三大运营商NTT Docomo、KDDI、软银Softbank以及新入局无线通信的商业巨头乐天Rakuten均获得了各自的频率资源。

在3G、4G时代,日本一直是新一代无线通信网络建设的领导者和先行者,但在5G方面,日本的商用进程略显滞后。日本上述电信运营商的压力来自于政府消减费用和投资,这意味着它们的5G投资将更多地来自于用户,运营商表示,计划在2022年建成覆盖全国范围的5G网络。根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日本电信运营商在5G上的总投资约为144亿美元。

作为5G频率资源分配相关的义务,日本电信监管机构按10公里为边长,将国家分成4500个区块,要求四家运营商在2025年之前至少完成一半以上的5G覆盖,同时,日本要求运营商在4G向5G的过渡过程中兼顾农村地区的覆盖,以盘活落后地区的经济。

在日本通信业格局中,颇为有趣的是,除了传统三大电信运营商,乐天的加入可能变成一条“鲶鱼”。乐天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推出基于云的4G LTE服务,随后在2020年向5G发展,在日本,乐天拥有至少1亿电商用户,乐天的潜在客户将来自其中,乐天表示自己将建设一个软件自定义、全面虚拟化的具有移动边缘计算架构的全新绿色网络。这对中国用户来说也许并不难理解,这就好比阿里巴巴成为电信、移动、联通之外的第四大电信运营商。

【技术实力】:5G时代战略性“落后”

从整体来看,日本的科技巨头都在向产业链上游“后撤”和迁移,与此同时,在全球5G专利数量排行榜上,日企的排名正被中国、美国甚至欧洲的竞争者甩在后面。陶旭骏解释,从索尼到NEC、富士通、日立等日本巨擘纷纷开启了向娱乐、研发、系统、企业级服务等上游产业链核心的转型和聚焦,在5G的基建、消费产品端则越来越少看到日本公司的身影,“这对日本产业界来说,是一种主动的战略选择。”

对于日本产业界在5G前沿研发方面的乏力,已经引起了日本国内的重视,专家和媒体纷纷呼吁加强5G研发,甚至跨越5G,提前战略投资6G,以期在5G时代蛰伏之后,完成再次超越。

无法忽视的是,虽然日本看似在5G技术上落后,但它仍然牢牢控制着相当数量的上游技术,无论是在空调压缩机、手机摄像头、电池和处理器上都排在世界先进行列,包括5G高频材料方面,日本产业界保持明显领先态势,而这也是中国5G产业的最主要短板之一。

NTT Docomo透露,它们已经成功开发出“后5G时代”的新技术,传输速度可达每秒100GB;NTT还与名古屋大学合作利用新型材料研制当前发射距离10倍的高效5G通信基站,使其5G信号辐射距离达到1公里以上。

与此同时,日本早稻田大学等高校还联合欧洲大学、NEC和德国电信等一起研发5G关键技术,实现对中韩等国的“反攻”。消息称,富士通和NEC正试图向NTT DoCoMo提供现行标准的基站,然而日本厂商的设备性能暂时仍落后于华为、爱立信等同类厂商。

【应用成熟度】:5G+AI应对老龄化

众所周知,日本5G的第一个最大应用场景是东京奥运会,其实在这之前,日本运营商将在2019年秋天举行的日本橄榄球世界杯上小试牛刀,根据日本运营商的时间表,与5G相关的娱乐应用也计划将在今年9月推出。

日本对于5G应用的追逐源于自身发展的需要,陶旭骏分析,如果说有些国家还对AI取代工人工作感到惶恐,那么日本则似乎更倾向于张开双手拥抱这一变化,运用5G技术解决社会问题。未来若干年中,日本的老龄化程度将非常严重,面对严重短缺的劳动力,日本希望5G和AI能填补这个劳动力缺口。所以,日本计划在体育、农业、工作方式、可移动性、老年、教育、医疗、金融科技、旅游等极其广泛的领域联手行业合作伙伴打造丰富多彩的5G应用。

具体来看,5G在东京奥运会上的应用首当其冲,届时奥运观众将可以利用5G手机现场观看多机位拍摄的超高清比赛画面;而赛场内的视频、声音甚至触感都会通过5G同步至体育场馆外的公共场所,供更多的人一起观看体验。近日NTT已经完成了通过5G网络直播8K视频的测试,NTT称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且运行完美,8K视频被压缩并成功传输,没有延迟。

另外,日本是个多自然灾害的国家,地震、海啸、台风频频光临。所以,日本对于5G在城市管理防震减灾方面的应用也格外重视,5G检测交通拥堵、快速发现火灾隐患、检测人体行为动态等都期待被应用在智能解析监控城市异况等方面。

对日本排名第二的电信运营商KDDI来说,它们选择与三星合作,让乘客在高速运行的列车上体验高达1.7Gbps的峰值下载速度。目前,KDDI和三星已经完成了60英里/小时速度火车上的5G测试,下一步它们计划完成100英里/小时以上的高速移动性测试,并计划在2020年商用这项服务。

【产业链强壮度】:5G基建依赖国外合作伙伴

日本运营商已经意识到得生态、得产业者得5G。日本运营商认为,5G应用强调现有用户的存量经营,在现有用户规模的基础上创造新价值;更重要的是,通过产业

链合作伙伴一起提供新型5G基础服务,推动社会数字化进程。

根据NTT Docomo的“+d战略”,NTT将在2021年围绕5G凝聚5000家合作伙伴,为7800万用户和会员提供新价值。值得注意的是,在消费端,NTT将更关注金融、支付、广告等应用模式,并开拓超过百万个5G相关的支付、积分使用场景,拉动兆亿日元级的金融和支付交易额。

相比产业链应用端百花齐放的战略,在5G基建方面,日本运营商将更加依赖于海外通信设备公司,例如诺基亚、华为、爱立信等。一直以来,日本通信监管机构都严守中立原则,公平对待来自海外的不同合作伙伴,日本最大无线运营商NTT DoCoMo曾与华为进行了多次5G试验,软银也是中国通信设备厂商的重要合作伙伴,与华为、中兴都有丰富技术合作。

但迫于国际和国内形势压力,日本总务省频谱分配时已经明确附带了条件,即有效禁止华为和中兴通讯参与日本5G 网络建设,所以目前来看,日本运营商暂时没有选择与中国通信设备厂商合作,如NTT DoCoMo近日已与诺基亚签订了5G采购协议,爱立信、富士通、NEC、诺基亚和三星等都将有机会参与日本5G网络的建设。

韩国:5G得了速度,失了激情

首个5G大规模商用的国家,首个由政府主导、统一5G商用化进程的国家。这两个第一勾勒出了韩国在5G发展上的速度。

一边是运营商众志成城,与美国抢跑5G商用全球首发。一边是用户怨声载道,吐槽“5G初体验”。韩国5G发展有了速度,却让用户失了激情。

【商用进程】:瑕不掩瑜的5G全球第一

抢在美国之前1个小时,韩国成为第一个5G大规模商用国家,韩国民众纷纷表示要尝尝鲜,用“举国同庆”来形容也不为过。

2019年5月1日,韩国5G用户数量突破26万,可以说获得了里程碑式的进展。韩国自4月5日宣布成为全球第一个迈入5G全面商用化的国家,这就意味着,在20多天里,韩国5G用户以每天近1万的速度增长。

这创下了全球5G发展的纪录,也刷新了韩国通信业的历史。以韩国运营商KT来说,它在22天内实现了5G用户数量突破10万。当年4G商用之初,KT花了30天才实现10万的用户规模。乐观预计,到2019年底,会有超过300万韩国用户使用5G手机。

目前,KT在韩国争取了近一半的5G市场份额,拥有10万用户,多位韩国用户对《IT时报》记者表示,KT的后来居上,主要是因为他们祭出了5G无限流量套餐这个杀手锏,更推出了5G覆盖区域地图等人性化服务。

但当韩国用户买了三星5G手机,升了更贵的5G资费套餐后,“使用体验太差”成了他们共同的感受。多位用户反映,在首尔市中心的街头,5G网速居然不如4G,还常常丢失信号,只能切回4G网络使用,有时干脆什么网都搜不到,只能重启手机。在反复切换4G LTE和5G网络以及重启手机后,5G手机的电池消耗速度也明显快于LTE手机。

“有手机不一定有信号,有信号不一定能连上,连上了信号未必好,首尔都这样了,哪还能指望别的城市。”一位韩国5G用户精辟地道出了大家的心声。

4月6日,SKT已经建成5G基站3.4万个,KT建成3万个,LGU+建成1.5万个,总共8万多个基站。根据韩国三大运营商发布的数据可以推算,5G基站平均每天的新建数量在103-268个。虽然基站建设速度非常之快,但覆盖范围有限,5G基站主要集中在首尔、首都圈和六大广域市的市中心,其他地区覆盖还不充分。

韩国媒体更是严厉地指出,运营商用10%左右的网络覆盖率,抢占了“首个5G商用国家”的名头而已。

市场研究公司Strategy Analytics预测,韩国在2019至2020年将拥有世界上最高的5G渗透率,预计达到11%。但预计到2021年,中国、美国和日本的5G市场规模将开始超越韩国。

【技术实力】:三星与华为的韩国5G战

在首发战里败北,美国运营商并不服气,指出韩国首批5G用户是紧急拉来的6位演艺明星和奥运冠军。有媒体打趣道:“韩国拿下这个全球首发,除了感谢明星艺人以外,是不是要感谢一下华为?”

LGU+是韩国运营商中体量最小的一家,在5G网络建设初期,LGU+选择与华为合作,这使其在5G发展上占得速度优势。LGU+在首尔地区有1万个基站,其中大部分来自于华为,华为使用的3.5Hz频段设备,其技术实力优于三星。LGU+与华为的合作甫一发布,就有行业人士预测,华为可能占领韩国的5G设备市场。

但在近期,为了加强首尔、江原道以外的5G网络覆盖,LGU+又将三星作为其主要供应商,将爱立信和诺基亚作为二级供应商。

凭借5G终端及其网络设备的双重优势,三星在韩国本土成为运营商最重要的合作伙伴。跟华为、爱立信和诺基亚相比,三星在韩国有主场优势。2018年12月初以来,三星已经出货5.3万个基站和5G核心解决方案。这也意味着,三星从华为手上保住了韩国市场。

华为与三星的这次交锋,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韩两国5G竞争的胶着。2018年年底,三星表示将在5G和人工智能方面投资220亿美元,希望到2020年拥有20%的全球市场份额。

【应用成熟度】:韩流、旅游、游戏,三大产业催熟VR

办5G套餐送炸鸡券,看平昌冬奥会戴5G VR眼镜,逛东大门看Bigbang全息影像演唱会,登乐天塔跟AI机器人互动??在一位普通的韩国导游看来,韩流娱乐、旅游买买买等韩国印象里都慢慢被5G浸透。

韩国在平昌冬奥会上秀了一把5G肌肉,无人机、AR、AI、自动驾驶汽车、物联网等,几乎所有与5G相关的应用都出现在了开幕式上,当时,最为成熟的5G应用是为观众提供沉浸式的5G体验,包括同步观赛、互动时间切片和360度VR直播等。比赛场馆里装了100个摄像头,观众可以从不同角度观看比赛,还能切换到运动员的休息室、等待区等,5G网络甚至能实时传回运动员身上佩戴的高清摄像头拍下的影像,观众就能以运动员的第一视角来观看赛事直播。

从韩国三大运营商目前的2C业务来看,VR还是离用户最近、产业链最成熟的5G应用。LGU+面向个人提供移动VR,2019年推出内置手机的VR眼镜,2020年推出5G模组VR一体机,同时布局VR平台和内容。此外,KT推出的沉浸式观赛体验和VR主题体验馆,SKT推出的5G体育场VR直播,都是围绕VR和AR来布局。延伸到内容端,以韩流文化、游戏、旅游业闻名于世界的韩国,可以源源不断地为VR提供内容支撑。

另一方面,在5G手机还未出炉之前,韩国三大运营商的第一位5G客户都不是人类。

SKT的第一位客户是韩国汽车零部件制造商明华工业公司生产线的“AI质检机器人”,借助5G网络将摄像头拍下的高清图片传至云端,用AI系统检测产品是否存在缺陷;LGU+的第一位客户是工业机械制造商LS Mtron公司的“5G遥控拖拉机”,预先设定好移动路径后,拖拉机就能实现数十公里的无人耕种。KT的第一位客户则来自全球第三高的乐天塔,它是在塔上工作的AI机器人。

韩国运营商面向5G企业客户的资费大同小异,SKT以每月5.2万韩元(约合人民币301元)提供11GB流量,KT以4.95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87元)提供10GB流量,LGU+以5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90元)提供10GB流量。现阶段来看,这些2b套餐的性价比还不足以支持5G时代的万物互联,有进一步升级的空间。

【产业链强壮度】:5G驱动韩国出口引擎

韩国能够以最快网速闻名于世界,主要归功于其“大政府作风”。韩国能够在5G时代抢跑,也主要因为韩国政府将三家运营商联合在一起,统一步调。

在5G商用时间一再推迟之时,《IT时报》分别询问三家韩国运营商内部员工,他们给出的答案出其一致,等三星5G手机准备就绪,三家运营商将同步“官宣”,为的是避免“毫无必要的过度竞争”。 

继三星Galaxy S10 5G手机首发之后,LG又在近期发布了LG V50 ThinQ 5G手机。随着5G竞争的升温,韩国三家运营商短暂而脆弱的联盟似乎有了裂缝,5G手机补贴越来越高,从最高补贴54.6万韩元(约合人民币3160元),到最高补贴77.3万韩元(约合人民币4456元),价格战的苗头开始显露。

在5G网络建设中,韩国政府为了鼓励运营商迅速建成全国性的5G网络,宣布将网络建设的税费降低3%。此外,在生态建设中,政府直接出面联合产业链各方,推出“5G+战略业务”,希望打造全球最强5G生态系统,并制定了一个宏伟的目标:到2026年在相关行业创造60万个就业机会和730亿美元的出口规模。

韩国总统文在寅表示,5G将给韩国的工业和经济带来新的机会。随着韩国对外出口的半导体产业增速放缓,韩国政府想要将5G相关的产业扶植成新的出口和经济增长引擎。

欧盟:越跑越慢的2G、3G先锋

诺基亚和爱立信是欧洲通信业执牛耳者,曾经全球无线通信领域的风云人物,2G、3G、4G时代欧洲人从没有缺席,但整体产业实力却“不进反退”,中国、美国、日韩所表现出的互联网经济活力让欧洲人汗颜。5G时代,一方面,北欧五国继续充当“先锋”,领跑欧盟5G发展进程;另一方面,欧盟业界呼吁通信主管部门为企业减负,以更开放的心态拥抱5G,让欧洲运营商有机会从工业物联网等领域做大5G产业,并更好地回报产业和消费者。

【商用进程】:整体缓慢,北欧五国充当“急先锋”

和美国、中国、日本、韩国这些5G第一阵营积极开展5G试商用和商用相比,整体而言,欧盟5G进程相对迟缓一些。

如果聚焦于欧盟内部,不同国家的5G进程也是快慢不一,呈现出“北方快、南部慢”的特征。这是个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有趣现象,德国、法国这些大国的5G进程相对较慢,而北欧五国瑞典、挪威、丹麦、芬兰、冰岛则更加积极和快速。去年6月,北欧五国共同发布了5G合作宣言,推动北欧成为世界上第一个5G互联地区。

在欧盟内部,北欧五国无疑是5G发展的第一阵营。诺基亚的故乡芬兰更是一马当先,2018年8月就早早完成了5G频谱拍卖工作,同年12月,芬兰运营商Elisa正式宣布商用5G网络,并且推出了全球首个5G移动套餐,今年3月另一家运营商Telia宣布推出了5G固定无线接入服务(FWA)。

如果说北欧五国是第一阵营,那么英国、瑞士、奥地利等则是属于第二阵营。英国运营商沃达丰和EE对待5G的态度颇为积极,沃达丰预计今年在英国19个城市推出5G网络,EE则计划今年在16个城市提供5G连接。但是从基站数量来看,这些运营商的5G覆盖范围还十分有限,EE预计到今年底拥有1500个5G站点,沃达丰到2020年运行1000个5G基站。

德国、法国、意大利等这些欧洲大国的5G发展最为迟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频谱划分是运营商发展5G的前提。德国在2019年3月才开始进行5G频谱拍卖,而法国直到现在都还没开始。“整体而言,欧洲的频谱拍卖时间比全球其他经济发达区域要晚。即使有的国家完成了频谱拍卖,实际上也没有太大动作。”爱立信一位人士表示。

【技术实力】:系统设备强大,芯片终端薄弱

在移动通信领域,从1G时代开始,欧洲一直担当着主要力量。尤其是2G时代,GSM“雄霸天下”,是全球最主流的通信制式,进入3G时代,WCDMA依然是全球最成功的技术。到了4G时代,虽然TD-LTE抢去了FDD LTE不少风头,但欧洲依然在这两个标准的知识产权方面占有优势。现在5G时代来临,相比中美日韩,欧洲在5G商用部署方面迟缓,但是技术实力依然不容小觑。

在通信系统设备的研发和部署方面,现在基本上是中国和欧洲在唱“二人转”。在全球前五大通信设备商中,中国(华为、中兴)和欧洲各占两家(爱立信、诺基亚),另外还有韩国三星。相关数据显示,至今年5月中旬,通信设备商与全球电信运营商签订的5G商业合同至少已有97个,其中华为42个、诺基亚37个、爱立信至少18个,三星约有7个,之前遭遇沉重打击的中兴,5G合同数量暂时不详。

在5G芯片领域,美国处于全面领先的地位,比如英特尔在计算芯片领域,高通在通信芯片领域都堪称“霸主”,中国和韩国在部分领域具有一定实力,而欧洲在这方面则显得较为薄弱。

【应用成熟度】:主攻行业应用,企业或能自建5G网络

 欧洲的5G应用主要发生在行业领域,普通消费者还需要等待较长时间。“欧洲将5G更多的精力放在产业互联网上,开拓新的产业或者是重塑一些行业,以提升产业效率,从而更好地为人类社会服务。”张至伟表示。

2018年11月,爱立信与瑞典一家名为Enride的纯电动重卡公司合作,利用5G来实现无人驾驶,并在大型仓储园区试点。“将来自动驾驶技术成熟,完全可以专门开辟出一条货车专用自动驾驶的公路进行运输,没有疲劳驾驶,可以7x24小时运输,成本也可以降下来,车和车之间的安全性也会提高。”张至伟说道,5G带来的不仅是一个技术,更可能滋生一个新的产业。

在北欧五国之一的挪威,5G已经被运用于海洋养殖业。上百米长宽的“渔场”(铁笼)被放置在离开岸边15公里远的海洋中,利用5G,可以将“渔场”中高清摄像头拍摄的画面实时回传至监控室,从而了解鱼群的情况,并且能够精准喂食,鱼群在哪儿食物就投放在哪儿,同时也能将病鱼挑出来。如此一来可以大幅减少人工作业,降低了养殖成本。

从一些欧盟国家政府的态度来看,也对5G行业应用重视有加。比如在德国进行的5G频谱拍卖中,主管部门从优质的中频段抽出100MHz不予拍卖,准备保存下来出售给工业集团,这种做法在全球相当罕见。这令相关企业颇为兴奋,德国大众公司就明确表示准备申请牌照,在工厂内使用自己的5G网络。

【产业链强壮度】:强监管和保守态度削弱欧洲5G实力

欧洲在通信系统设备的研发和部署能力方面,具备相当实力,但在终端、芯片等方面,实力相对偏弱。但这些都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欧洲电信业积重难返,而且主管部门态度偏于保守,这才是欧洲5G发展的最大隐忧。

每次移动通信技术的升级换代,对于很多欧洲运营商来说都是件痛苦的事情,因为在频谱拍卖中要付出巨大的成本,投资压力很大。2018年10月,意大利完成了5G频谱拍卖,拍卖所得65亿欧元,竟然比起拍价高出了40.5亿欧元。其中,沃达丰意大利、意大利电信各花了24亿欧元。一波三折之后,德国在今年3月开始启动5G频谱拍卖,目前拍卖尚未结束,但是价格令人咋舌,已经飙升至50亿欧元的天价,随着各家运营商竞争的继续,价格有望进一步走高。

通信主管部门的保守态度让运营商相当不满。2018年10月,欧洲8家主流运营商一起“喊话”,呼吁政府与政策制定者们制定新的产业政策来支持电信行业,帮助运营商在5G商用方面降低成本,甚至连全球通信业联盟GSMA都表示,欧洲各国政策制定者过去采取的一系列行动已经妨碍了诸多网络领域的设备供应,增加了欧洲运营商、企业和公民的成本,如果继续如此,将导致欧洲5G部署延后数年,并且可能会危及当前4G网络的运营,甚至导致欧洲消费者和企业落后于其他国家和地区。

美国:被危机感裹挟的暂时性领先

“5G竞争已经开始,美国必须赢!”一个月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关于美国5G部署活动演讲中,发出一个口号响亮的号召。只不过“必须”两字,必须和特朗普前期一系列言行联系起来,如让6G更快进入美国市场;对FCC(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施压,进行“美国历史上最大的频谱拍卖”??特朗普的“必须”两字代表的不一定是信心,而是一种焦虑感。即使当下,美国在5G部署中保持优势,但是身后群狼环伺,让特朗普“急”了。

【商用进程】:92个5G城市上线在即

在5G商用进程上,美国“起了个大早”。在去年商用5G宽带(5G home)后,4月3日,美国最大电信运营商Verizon打响了5G移动网络商用第一枪,芝加哥和明尼阿波利斯的城市核心地区成功部署“5G超宽带网络”。

根据官方数据,Verizon在两大城市的5G信号下,下载速度为450 Mbps,峰值速度接近1 Gbps,延迟小于30毫秒。不过据科技网站PCMag实地测评,多个测试点结果显示,5G设备上的最高速率可达600Mbps,比起4G设备400Mbps的最高速率,仅提高了50%。

为了抢占5G风头,美国运营商下足了苦功夫。另一大运营商巨头AT&T实际早在去年就宣布在美国12个市场推出了5G网络“5G E”,意为“5G进化版”,用户使用时手机上会显示“5G E”的标识。但是对手们发现,AT&T在撒谎,这是“假5G”,5G信号下手机实际以4G信号运营,“翻船”的AT&T备受竞争对手Verizon以及Sprint嘲讽。AT&T无线技术高管Igal Elbaz宣布,他们已经成为美国首家达成移动5G网速超过1Gbps的运营商。

Verizon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Hans Vestberg在声明中重申,2月时公司曾宣布,2019年将在美国至少30个城市推出5G服务。美国第三大电信运营商T-Mobile和第四大电信运营商Sprint都计划在2019年下半年推出5G服务。特朗普在上述表态中还表示,到今年年底,美国将有92个5G城市准备就绪,超过韩国的48个城市。

【技术实力】:专利护城河正被逾越

在竞争日益激烈的技术环境中,5G对安全、创新和就业都有影响。据研究,美国的4G优势为国家创造了1250亿美元经济效益,创造了210万工作岗位,相当于新增84%工作机会。

作为美国技术领域的硬核玩家,高通在前几代通信技术里占据了制定标准的优势话语权,使其在5G核心技术领域也保持着领先。根据咨询公司LexInnova统计,在5G关键知识产权专利中,美国高通专利占据了15%,早在2016年,高通就发布5G基带芯片X50,成为全球第一家发布5G芯片的厂商。今年2月,推出第二代X55,采用了更小的7nm制程,单芯片支持2G到5G、毫米波在内的多模网络制式,商用性能也接近成熟,高通方面表示,今年底将投入商用。

美国总统焦虑的缘由,无疑来自中国厂商华为的追赶,在LexInnova统计中,华为的专利占据了10%,并且也发布了5G多模终端芯片巴龙5000,虽然该产品对标的是高通第一代产品X50。但是可以看到的是,在移动端,美国建立起的护城河正在被逾越。

美国另一大5G玩家是英特尔,苹果与高通和解后,终于松了一口气,宣布退出移动终端5G调制解调器业务,英特尔重点耕耘为PC、物联网等非移动端领域,落地场景包括沉浸式媒体、工业物联网、零售、网络基础设施等等,它也推出多款“端到端”的5G解决方案,被誉为“5G全家桶套餐”。

【应用成熟度】:5G服务,不急着赚钱

虽然Verizon的用户可以抢先在移动终端体验5G网络,但尴尬的是,支持5G网络的移动终端全部来自于中国的“华米OV”等头部企业。美国市面上只有联想旗下摩托罗拉Moto Z3搭配上5G Moto Mod背盖才支持5G网络。Verizon很大方,不仅提供一定的购机折扣,无限流量套餐用户只需多付10美元,就能畅享无限量的5G数据,前三个月免费。

去年10月,Verizon在四个大城市的部分地区推出了“5G Home”的宽带,服务费为每月70美元或老用户每月50美元。

不过,Hans Vestberg在接受CNBC采访时也坦承,虽然5G已经商用,更多的5G兼容硬件将陆续推出,但到2021年前不太可能看到使用5G兼容设备客户带来的积极营收影响。

5G时代的到来,AI、VR/AR、无人驾驶、物联网、智慧城市等行业都进入了快速车道。平昌冬奥会上,英特尔就和韩国运营商KT合作,在各大会场部署了5G网络服务,进行视频直播,在即将到来的日本东京奥运会、北京冬奥会,都会看到英特尔的身影。在被行业寄予厚望的VR领域,高通、Oculus纷纷入局。高通同时也与谷歌安卓生态合作,通过增强Android Q中的开发人员API,为5G应用程序提供支持。

【产业链强壮度】:家底雄厚,处处有人

在5G产业链上游,美国公司仍是5G技术发展和部署上的有力参与者,但对全球合作伙伴的依赖程度已经非常高,比如在核心电信网络设备制造商的竞争中,爱立信、诺基亚、华为等厂商掌握话语权,没有美国厂商的身影;5G新标准下的新的硬件和软件基础设施,美国传统巨头思科并不处于市场主导地位,且在业务领域面临中国厂商的广泛竞争;更多由美国企业主导的市场多集中在芯片领域,转换芯片、小基站组件、FPGAs等主要供应商均来自美国。

在5G产业链中,美国在研发5G方面的投入巨大。最新消息是,为了取得这一场5G军备竞赛的胜利,近日FCC不断加码,未来10年将面向5G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204亿美元,以推动地方高速通信网络的普及。

分享到:
全部评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